欢迎访问玻璃钢模具,铸造木模,铝模具,泡沫模具,木模具加工厂家-安博官网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9天8板的银宝山新“留不住”实控人东方资产

发布时间:2024-02-11 00:36:27 文章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次数:1

  正成为长期资金市场炙手可热的“明星股”,而与股价爆火不同的是,其经营业绩一言难尽。此外,其大股东东方资产正在筹划公司控制权的转让,此番股价翻倍,或将成其“清仓”契机。

  作为近期出现的妖股,银宝山新概念颇为驳杂,华为汽车、机器人和芯片激光都有涉及,所以这次股价的暴涨究竟是炒作何等概念并不明了。

  不过,能确定的是,银宝山新并不属于“绩优股”,自2019年来,银宝山新陷入持续亏损中,累计亏损已达到15.72亿。

  自11月10日以来,银宝山新连续收获8个涨停,累计涨幅高达到114.38%。而在这8连板之前,银宝山新在10月18日、23日、11月1日也都出现了涨停板。

  银宝山新涨停的原因或许因为公司业务涉及多个市场热门概念,资料显示,银宝山新所涉的概念较多,多达20个,且多为市场热门概念,其中华为汽车、芯片激光和机器人概念均为市场热点概念。

  值得一提的是,10月9日,在公司回答投资者“请问贵公司产品用于哪些知名汽车公司,和公司发展是否良好?”的问题中,银宝山新表示,公司服务的汽车行业客户有宝马、广汽、小鹏等公司,并没有提及华为。

  除了公司业务涉及多个“爆炒”热点概念外,银宝山新股价连板或还与公司控制权拟转让有关。

  自2021年开始,银宝山新控制股权的人就在谋求转让控股权,并在今年9月19日再次发布了延期通知,虽然目前并无“接盘方”,但市场却传言华为、比亚迪将入股,一下子让银宝山新的股权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对此消息,11月16日晚间,银宝山新表示,关于“比某迪、某为将入股公司”为不实传闻,控制股权的人转让公司股权一事并无应披露的进展情况。

  不过,公司虽然发表澄清,但并没有终止银宝山新股价连板之路,17日、20日、21日银宝山新继续涨停。

  从盘后龙虎榜的数据分析来看,银宝山新的连续涨停是游资、机构、量化、散户合力炒作的结果,11月17日龙虎榜显示,知名游资方新侠大举买入3100多万、两家机构合计买入3400多万,另有一家量化基金上榜。

  纵观11月10日后出现的龙虎榜,中国银河厦门嘉禾路、财通证券杭州上塘路、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等著名席位多次上榜。

  深交所多个方面数据显示,连续涨停期间,银宝山新获自然人买入34.79亿元,占比87.08%,其中,中小投资者买入23.91亿元。机构投资的人买入5.16亿元,占比12.92%。

  有意思的是,在暴涨前,三季度公司的流通股东发生了较大变化,有“精准”埋伏在暴涨之前的投资者,也有倒在黎明前的投资者。

  截止今年三季度,银宝山新仅1家机构持仓,光大证券持仓128万股,位列前十大流通通股东第四位。

  在银宝山新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6位为自然人股东,其中3位为新晋股东。其中欧伟是在第三季度新进入银宝山新的,同时,这一个名字还在第三季度新进入了好上好、冠石科技、常青科技。

  股价的疯涨不仅吸引了投资者“逐利”,也促使投资者从关注股价涨跌到关注公司自身,从而揭开了银宝山目前面临的“困局”。

  资料显示,银宝山新是一家以模具为核心,集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工业设计、汽车零部件为一体的制造服务企业,营业范围包括模具、塑胶、五金制品、电子科技类产品、个人防护用品等。

  虽然涉及业务门类广泛,但银宝山新近年来的业绩表现持续疲软。财务多个方面数据显示,自2019年开始公司净利润长期处在亏损状态,2019年至2022年,公司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3.23亿元、-3.97亿元、-6.03亿元、-2.49亿元,累计亏损已达15.72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银宝山新的亏损局面仍未改变,公司实现扣非净利润-1.70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归母纯利润是-0.84亿元,同比下降86.50%,环比下降173.99%。

  2014年时,银宝山新资产负债率为69.16%,此后便一路飙升,2020年至2022年更是分别达到85.89%、88.08%和93.98%,今年三季度末进一步上升至97.54%。

  在债务结构方面,截至三季度末,银宝山新流动负债达到了32.07亿,但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有9577.74万。

  银宝山新试图通过多种方式自救,包括担保融资、关联方借款、将2021年定增募投项目资金变更为补充流动性,以及上述的资产甩卖等。但目前来看,这些措施似乎用处不大,仍没有扼住资产负债率上涨的势头。

  与此同时,银宝山新的管理层也并不稳定,8月23日,银宝山新发布董事会决议,选举贺飞为公司董事长,这已经是公司2015年上市至今的第六任董事长。

  从公司经营管理上的“混乱”到财务上的压力或直接引发了银宝山新的大股东接连“离场”。

  从2021年开始,原第三大股东北京华清博广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清博广”)就开始了疯狂减持并在今年二季度彻底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资料显示,其在2021年三季度末共持有公司14.16%股权,以此计算,在两年内,华清博广共减持了约14%银宝山新股权。

  此外,银宝山新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宝山鑫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也在2021年开始了减持并在今年减持了超450万股,持股票比例下降至17.76%。

  不仅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密集清仓股权,银宝山新的控制股权的人也在筹划控制权的转让。

  2021年,银宝山新的控制股权的人邦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信资产”)拟以公开征集转让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所持的全部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实控人将发生变更。

  直到2022年,转让的具体实际的要求才出来,邦信资产为其持有的27.49%的股权开价9.92亿元。不过,接盘者寥寥,这笔转让银宝山新控制权的交易,一共展期了3次,下次到期日为2024年3月18日。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于邦信资产的转让价格7.28元/股,现在的市场行情报价已经溢价超过100%,也许随着银宝山新股价的暴涨,这笔控制权转让交易或有利于吸引参与者。

  事实上,转让银宝山新控股权的邦信资产来头不小,其实际控制人正是四大AMC中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资产”),所以邦信资产属于“纯正”的央企子公司,而相应的,银宝山新的实际控制人其实也是东方资产,并且是东方资产仅有的两个控股上市公司其中之一。

  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东方资产共进入了10只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列,不过其中仅对银宝山新以及东兴证券实现了控股,所以本次若成功转让银宝山新股权,那么东方资产在A股的控股公司将仅存东兴证券一家。

  虽然东方资产控股的A股公司较少,但纵观东方资产的资本版图,在金融牌照方面,其控股中华保险、大连银行和东兴证券,为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牌照最全的机构。

  今年以来,东方资产作为LP相当活跃,10月9日,东方资产出资9.5亿元,与招商局资本旗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招商盈葵合作设立的结构调整产业投资私募股权基金,正式在深圳注册落地。此外,今年7月,还出资29.7亿与中金私募成立一支注册规模30亿元的产业互助基金。

  在2022年,东方资产出资18亿,与国家能源集团系合作设立规模30亿的股权投资基金;出资5亿,与智路资本一起参与紫光集团破产重整。

  2021年,东方资产更是参与投资了多家“顶级”国资系基金,比如认缴出资40亿元,与国家能源集团系、中国国新系等合作发起总规模100.2亿元人民币的国能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

  据IIR研究院统计,从2021年至今,东方资产已经累积出资超过136亿,以LP深度身份参与国家重点发展趋势的股权投资,盘活存量项目,主导破产重整等。

上一篇:刚刚“深字头”全线爆发!北交所又火了

下一篇:TMT板块盘中拉升软件ETF(515230)涨43%航天雄图涨16%